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转载]守望,更需瞭望

[日期:2014-12-25] 来源:  作者: [字体: ]

守望,更需瞭望

我省乡村小微学校生存状态扫描

□本报记者  黄莉萍

 新学年开始前,浙江省教研室小学段的10多名教研员都领到了一个新任务,每人负责联系一所农村自然小班化学校。“9月15日开始的那一周,是农村自然小班化学校的集体听课周。教研员们都要奔赴自己联系的学校进行蹲点式听课,再将具体问题拿回来集体研讨。”在当日召开的小学段教研员联席会议上,牵头的省教研室小幼特部主任、特级教师滕春友介绍。

促使省教研室小学段的教研员们倾巢而出的,是浙江省教育厅对农村学校尤其是小微学校的特别关注。

“可以说,城乡教师流动政策让农村学校看到了希望。”今年6月底,在金华市农村自然小班化课程与教学改革研讨会上,该市教研室主任王荣文一提起这个即将在全省实施的改革举措,不禁喜形于色。而就在今年1月,他在金华市最西边山区里的莘畈小学蹲点调研时,心情却沉重得多。

                               守望在乡村的小微学校

山里的学校,食堂师傅每天要到20公里开外的集镇购买师生们所需的食材。全校66名学生,最少的是六年级,只有6名学生。课堂上,教师讲,学生听,安静而沉闷。科学、音乐、体育等课程都没有专职的教师,教师都不太安心,想方设法往城里调,如何提高教学质量让上任不久的校长郭建君心焦。这一切,都是半年前王荣文在莘畈小学看到的情形,“当时,郭校长也想充分利用班额小的优势,优化课堂教学方式,却苦于没有先进经验可借鉴”。

苦苦求索发展变革之路的莘畈小学,是我省400多所守望在乡村、学生数在180名以下的小微学校的缩影。从数量上看,在小微学校里的约5万名小学生只是全省300万名小学生中很小的一部分。“目前的现状是,大多数小微学校的老师们甘于坚守,对于即将到来的变化和改革,却没有多少思想准备。”一位区县教研员坦言,帮助农村教师树立科学的教育理念,学习掌握新的教学技术,培养全科教师等,都需要大家一起来努力。

“形象点说,这就是一些‘调不出去’的老师教着一群‘走不出去’的留守儿童。这些学生人数不多,但对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关注他们意义重大。”省教研室副主任柯孔标看来,拥有优质而充满活力的农村学校,还能避免农村文化的荒漠化,“小微学校虽小,辐射的村落可不少,帮助农村小微学校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是非常必要的”。

2012年,浙江省小班化教学联盟成立。“经过两年的交流、研究,联盟里的10多所农村小微学校都进步很大。这些年来经过摸索逐渐走上良性轨道的学校在当地明显起着带动作用。”滕春友告诉记者,这次省教研室小学段教研员集体出动,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发现各地农村小微学校的亮点。

就如柯孔标所说,探索改革之路的农村小微学校那些原始的、草根的经验,也许更值得教研员们去珍惜、呵护,乃至帮助其成长、壮大。

学校虽小,也要办出特色

有着120余名学生的山区学校——磐安县双峰小学最近名气有点大,能当笛子乐队总指挥的“门卫哥”和带起一支校腰鼓队的“食堂嫂”也都眨眼成了“明星”。在这所办学条件有限的农村小微学校里,有着一位不甘于平凡的校长和11位愿意跟着校长一起“折腾”的教师。“从基础的哆、啦、咪开始,包括快要退休的老师,你学古筝,我学二胡,他学扬琴,每位老师周末都到专职老师那儿学乐谱、学指法……”校长曹樟木不仅擅长从门卫、食堂里挖掘人才,更擅长发动教师们的积极性,能让原本五音不全的师生们合作编排出《金蛇狂舞》、《彩云追月》、婺剧《花头台》等经典乐器合奏来。“我们的老师还亲自到山上选砍毛竹,制作道具——竹竿、快板等。在结合中国启蒙文学的基础上,师生共同编排竹竿舞、快板等各具特色的体育活动项目。”曹樟木骄傲地告诉记者,今年4月,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葛慧君还到双峰小学调研。

同样很“大牌”的小微学校还有永嘉县花坦小学石公田校区。这所被中国小学科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章鼎儿称之为“推动乡村教育改革的步子”的小微学校,3年前在省特级教师陈耀的帮助下开启了“田园科学教育之旅”。如今,科学活动课《小溪里的碇步哪儿去了》,让渐已退出历史舞台的溪中碇步发挥出极高的教育价值;科学语文课《小种子》、科学数学课《探秘豌豆花》,让教师们意识到,只要整合得当,语文和科学、科学和数学也能完美地统合在课堂里;科技体育课《打水漂的秘密》让学生探讨科技与体育、力量与技巧,融入课堂的还有影视、数学、英语和音乐等学科。“教师们的奇妙构思,把各种教学资源有机整合,让各门课程教学巧妙融通。”石公田校区只有26名学生,学校小而设施简陋,校长朱利锋的心却很大,“我们要做出一套可以给其他山区学校参考的东西来,山区的教育现状让我们这些身在其中的教师更渴望教学的特色发展”。

瞭望更需政府、社会助力

 “看着双峰小学这些由保安指挥的乐队,由厨房师傅领起来的腰鼓队,由学生家长教出来的竹竿舞;看着这些洋溢着自信和幸福的孩子,我们都想掉眼泪。”滕春友认为,虽说小微学校“船小好掉头”,似乎“一抓就灵”,但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感受到,除了校长要有极大的魄力和超强的凝聚力外,更需要来自社会各界和政府的支持。

如今拥有自己的体育与航模室和少年科学院的花坦小学石公田校区,活动项目涵盖了航空、航天、航海、车辆、建筑模型运动,学生研究范围涵盖动植物的培养、野外探究和地球资源的考察等。学生们在省、市各类活动中成绩优异,硕果累累。对此,朱利锋坦言,这一切离不开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支持,学校很多现代化器材,如种子培育箱、实验器材等都是在他们的帮助下一步步完备起来的。

在我省小微学校较多的丽水、衢州、金华、温州等地,近年来,政府扶持小微学校的力度逐渐加大。7年前,衢州市柯城区通过将农村小微学校变为城里名校的一个校区的途径,源源不断地把城里校区的骨干教师和优质的教学资源输送到农村校区。“在‘一校两区’里,真正实现了教学常规、教学科研、教学改革、师生活动、教学评估‘五个同步’。”柯城区教育局局长吴玉珍告诉记者,除了常规的办学经费,这些农村校区每年还有政府拨给的专项资金。

“我们要借着城乡教师流动政策的东风,顺势助力农村小微学校进行教学改革。”最近,金华市教研室酝酿已久的《关于加快推进农村自然小班学校小班化课程与教学改革的意见》出台。在这个《意见》中,金华市教研室希望这些小微学校的教师能关注每一位学生,形成以“自主学、交互学、差异学”为主要特征,以“独学、对学、展示、反馈”为核心环节的适合小微学校发展的多元、高效的教学模式。

 “无论在课程整合、课堂教学方式上,还是在个性化的作业设计和差异性的评价方式上,我们都希望在新学年里,在迎接交流过来的城里教师的同时,农村小微学校能有所作为。”王荣文这样期盼着。

    本文来源:《浙江教育报》2014年8月25日第4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pacff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