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推荐]《阅读金华》:一本难得的好书

[日期:2014-04-23] 来源:  作者: [字体: ]
《阅读金华》:一本难得的好书
 
作者:杨守春 文章来源:金华日报 点击数: 525 更新时间:2013-12-25 8:07:45
 

作者:杨守春

 

我读这本书的直接诱因是我的妻子。跟往常一样,那天,我把《阅读金华》这本书带回家随手放在茶几上,就忙其他的事去了。而一惯平静如水的她在家务之余已经悄然看完半本,闲聊中她情不自禁地对我说:“《阅读金华》这本书写得真好!”在回答“好在哪里”时,她脱口而出:“文笔精彩,以薄见厚,闻所未闻。”于是,我挤出两个晚上阅读此书,一发不可收拾。清晨起来,我在复视自己所划杠杠和书边眉批之后,读后感油然而生。

 

妙笔流美,引人入胜

 

打开扉页,马上有一段综述金华的精彩文字吸引眼球:“(金华)不仅诞生出中国最成功的商人与文人、最婀娜多情的美女,也冲杀出最强悍的士兵,培育出中国最著名的市场,以及最优秀的工匠和最灵巧的双手。这儿所有的土壤都在蓬蓬勃勃生长着奇迹,所有的树木都在郁郁葱葱舒展着幸福,所有的风声雨点都在讲述着不朽的传奇。”

曾记得金华市委党校张文学老校长讲过:金华的最大特色是“两个黄”,一个是黄土丘陵,另一个是黄大仙。在王晓明的笔下,咱们金华的黄土丘陵,该有多美:“丘陵是一片永远看不尽的美丽,登上峰顶放眼远眺,目光不会像平原那样一览无余,浮现在眼前的,全是微微隆起的温柔线条。在那些母性的丰盈沉稳之间,如明镜般圈圈点点的,是清澈平盈的池塘;如丝带般缠绵飘逸的,是少女一样欢快的溪流。在一片南方的火热阳光下,她们静静地孕育着生的信念,生长着红色或黄色的硕果。”

婺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作者如此落墨:“奔流的婺江从东南边的会稽山脉出发,急不可耐地穿越整个金衢盆地,像一个将要出阁的大姑娘那样急不可待。就要远离父母怀抱的时候,她却悄悄地放慢了脚步。几番回头恋恋不舍地徘徊张望,眷恋着这片生育她的苍翠山脉,养育她的葱绿平原。从西边蜿蜒流来的衢江像个伴娘一样亲切地挽起她的臂膀,引着她走向不远处那幸福的婚礼殿堂。从安徽流过来的新安江犹如强健急切的新郎,正在日夜催促新娘早日投入自己的怀抱,然后汇合成一体,手挽手地汇合成富春江。”

书中,这样的精美无处不在。论文体,这本书是散文,但充满诗的语言,如对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人生去向的种种猜想,书中以诗人的浪漫收尾:“我宁愿相信他晚年在六和塔下修行的说法,因为普天之下,只有钱塘江8月18日那野马般奔腾呼啸的潮水,才能追上骆宾王那天才的、奔放无羁的想象与文思。”

 

苦心大力,如数家珍

 

关于《阅读金华》的创作,正如市委副书记陶诚华在本书前言所云:“要做这项工作,实在不容易。”但写作组的高手们手到擒来:344个页码,千万年的历史文化,数百万人的言行举止,或浓墨重彩,或一笔千年,详略得当,各得其所。譬如对兰溪的描写,就整整用了10个页码,使“小上海”尽收眼底。

我妻子说:“给人一瓢水,自己得有一桶水。”惊叹于作者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史实资料,令我这个曾经打工于义、永、东三市,并二进金华的老童生汗颜———不少信息至今闻所未闻。譬如上世纪80年代,我曾经写过《吴晗的坚贞爱情》一文发表,自以为是参加筹办“吴晗75周年纪念活动”后权威的言论,读了这本书才知道当时所据有的数据实在挂一漏万,所以无论如何也得不出吴晗爱情“超凡脱俗”的结论。

又如对永康皇帝铸鼎的传说和定居磐安孔子后裔的故事,以前总以为是开发旅游的说辞。读了这本书,方知证据确凿,底气大增。该书第199页白纸黑字:中国远古志书《山海经》里,就曾引用三国魏时张氏在《土地志》上作的注解:“永康县南四里有石城山,上有小石城,云皇帝曾游此。即三天子都也。”“乾隆《钦定四库全书》记载着永康‘皇帝铸鼎’的故事。”至于孔子后裔迁徙的记录,也是有板有眼。让人读后不仅疑团全消,而且顿生敬意。

此外,你还知道以下这些与金华人文紧密相关的史实吗?金华火腿曾与蒋介石的性命有个故事;艾青曾经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方案选拔组组长;施光南在与女儿试琴对唱由他创作的《屈原》主题曲时突然倒在钢琴上;婺学代表人物吕祖谦一生坎坷,44岁离世,他所创办的“丽泽书院”却存世478年;一代宗师黄宾虹去世后万余件作品及手稿全部捐献给国家,其中《黄山汤口》一件画作的拍卖价就达4772.5万元……有人把婺州的“婺”字形象地解说为“文武双全加美女”,但你除了知道曾经陪伴张学良度过70个春秋的赵四小姐和23岁丧夫的永康烈女吴绛雪以外,还知道一个富有传奇色彩、年仅23岁就为正义献身的兰溪籍抗日美女郑平如吗?

一书在手,详情皆知

 

本书作者不仅充分据有资料,而且准确专业。我是金华市婺剧促进会会长,看了书中对婺剧的表述,实在不无惭愧。“昆剧从东边流入……弋阳腔从西边涌进……而徽调尾随徽商从北边势不可挡地南下,再加上金华土生土长的原有表演形式滩簧、时调等,南腔北调在这小小盆地里融合汇聚,一起喧嚣热烈地回响。”这是对婺剧六大声腔的溯源。对“文戏武做、武戏文演”婺剧之特色介绍,则以“断桥”为例:“以强烈来表现柔情,以粗犷来表现细腻,以高难度的武功来表现人物细致的情感。”对表演动作的归纳更是形象好记:“大花过头、老生平耳、小生平肩、花旦平乳、丑旦平脐。”

书中对婺学特点的介绍也简明精辟:“经世致用”、“质疑鼎新”、“兼收并蓄”、“同道相亲”。“婺学是具有金华特色的儒学”,“如果我们把儒家文化比作金华人精神家园的根基和土地,那么道教文化就是长年轻拂这块土地的清风,佛教文化则是滋润这块园地的清泉。”

 

顿生自豪,吾爱吾乡

 

“生在福中不知福”,这是大多凡人的通病。金华人的幸福在哪里?《阅读金华》令你陶醉:

从忠义骁勇的明朝守将朱大典全家10余口以身殉城,到“一个人感动一座城”的现代英雄孟祥斌;从一生13次进京8次与毛主席握手的全国劳模陈双田,到为毛泽东与鲁迅之间架起桥梁的冯雪峰,以及影响毛泽东人生的三本书之一《共产党宣言》的译者陈望道;从戏曲家、美食家和被誉为炒房、拉赞助始祖的李渔,到《金瓶梅》16处、32次写到的金华府酒;从骆宾王、宗泽、陈亮、冯雪峰以及戚继光所招的“义乌兵”,到宋濂笔下的“马生”以及大批吃霉干菜出人头地的八婺英才;从赤松全国“道宫之冠”、佛堂弥勒祖庭,到金华万佛塔和皇赐智者禅寺;从朱元璋起兵重地、太平天国现存最完整的王府,到与上海、西安、桂林等齐名的全国抗战宣传一类城市……实在有太多续不完的故事,听不完的传奇,享不完的荣耀!

不仅人文足可引以为豪,天然的地理生态也是得天独厚。书中第21页写道:“金华就像一艘美丽的兰舟,诗意地停泊在这条世界为之瞩目的景观长河一侧”。“一路琳琅满目,风光满眼,东部的杭州、黄山、庐山、张家界、宜昌、洞庭、鄱阳,西部的贡嘎山、希夏邦马峰、南迦巴瓦、珠穆朗玛、纳木错……全都次第铺展在这条神秘的纬度线附近。”“我选择了一个经常能够远离灾难,而用不着整日提心吊胆的地方,在这儿栖息,不用再担忧某个清晨或夜晚,大自然会突然翻脸勃然震怒,土地会开裂,山峦会崩塌,狂风会怒吼,山洪会倾注。我们栖身的大地和树木会被无情颠覆,苦心经营的家园会在顷刻之间,便无奈地化为一片破败凄凉的废墟。”

“春华秋实一万年!”这不是神话,也不是吹牛。作者如是说。

难怪艾青诗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以上可见,我市宣传文化部门实实在在地为“魅力浙中,非常金华”做了一件大好事!

 

知己知彼,合力兴邦

 

 

 

八婺诸县地相接、水相连,人相亲、习相近、路想通、业相关……书中用相当笔墨对各县(市、区)的人文风貌一一加以夹叙夹议,除了足够的褒奖,也不无犀利的挑剔。譬如“义乌人的拳头”(刚过头就是脆)、“兰溪人的噱头”(不可行不如言)、“永康人的功利”(对陈亮“事功”理念的传承要把握适度)、“武义人的恋乡情结”(不能坐井观天小富则安)、“金华市区周边人的闲适”(防止走向懒散),以及“东阳人与义乌人比也许少了几分果敢与勇猛”,还有“东方式的嫉妒”等等。有人说,“讲真话比讲假话还难”。于是,我又对写作组的胆识平添了几分钦佩!

 

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阅读金华》倡导我们知己知彼,审时度势。此时此刻,想起了朱镕基总理当年说的一句话:“机遇不常有,错过难找回!”当今,摆在金华人面前的最大机遇,莫过于浙中城市群建设。打开浙江全省版图可以发现,北有杭州、东有宁波、南有温州三个大城市,唯独占全省36%范围的浙江中西部及周边地区缺少一个大城市来带动和辐射,浙中崛起是全省战略,是众望所归。然而无论是金华市区还是义乌,单独一地都难当此任,故须以群体的形态,实行规划共绘、基础共建、资源共享、产业共树、环境共保、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诚如城市学家所言,工业化与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如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城市与乡村、城市与城市应当适时“一体化”,1+1>2,余缺互补、孕育新的生机,带来新的希望,形成新的生产力。眼下,浙中城市群黄金主轴线上的引擎城市———金义都市新区的规划建设如火如荼、方兴未艾;城市群之间的城际轨道交通建设已经正式提上议事日程……同城效应呼之欲出,群体繁荣指日可待。“知耻近乎勇”,赶超在吾辈!我们要把金华八婺几千年的文明与智慧、荣耀与自豪,融入城市群发展的滚滚洪流,共同为浙中崛起作贡献,努力为家乡增光添彩。

 

是艺术总免不了有遗憾。若一定要说出《阅读金华》的不足,那么在讲到“为什么是义乌”这一节时,能否从“勤耕好学、刚正勇为”这个由义乌先贤特质所凝结的主流意识(义乌精神)之高度去寻找?在写到黄大仙篇章时,能否把两代皇帝的赐封诰词也加进去?在写到抗金名将宗泽的时候,能否把岳飞千里扶柩到镇江的真实故事演绎出来?在写到陈望道时,能否对其东阳籍的妻兄蔡希陶创造西双版纳第一美的《植物园》之史料加以挖掘?在写到冯雪峰、吴晗的时候,能否把绝不轻易动笔的朱镕基总理分别为他们二人题写墓碑之事补上一笔?在写到武义人恋乡情结的同时,能否把该县工业招商的“洼地效应”展示得更充分些……

 

“金无足赤”,何况篇幅有限。

 

瑕不掩瑜,难得好书一本!

 

不信,你也去翻翻。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pacff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